当前位置:首页 > 许总别作了,纪小姐已带球跑

许总别作了,纪小姐已带球跑

古戈尔森 · 5.5万字 · 连载至25章 · 更新于昨天 23:49

【美强惨清冷御姐x玩世不恭偏执霸总】

纪子清一直是许澈情人里最乖的一个,深得许澈的心。

但她知道,自己永远不可能嫁进许家。

无所谓,她拎得清。

有事业有高薪有地位,就算永远成不了许太太,她也可以抱着和许澈的那些回忆做他一世的地下情人。

只是没想到,随便出现一朵小白花,许澈就不再多看她一眼。

纪子清撕碎了两张医院开的孕检单和癌症确诊单,转身就走。

但许澈却失控地把她抵在墙上亲,咬着她的耳边轻语:

“乖,这辈子除非你死、除非我死,否则别想离开我身边。”

上架时间:2024-06-04 19:44:33

第1章 欺负

纪子清应酬喝到差点胃出血,被许澈一个电话叫到了ktv。

但她还没到包厢,就看到许澈被人艰难地扶着走出来。

男人长臂搭在一个小兔子般白白娇娇的小姑娘肩上。

许澈醉得走不稳,一米八七的个子全压在小姑娘身上。

纪子清一眼认出她,许澈亲自塞到商务部的新人,林软软。

是许澈喜欢的那款。

林软软感受到面前的阴影,抬头就对上纪子清无波澜的眼。

吓得一颤,差点和男人摔作一团。

还好纪子清扶住了。

“纪……纪助理。”

林软软的眼神闪躲,像是怕和纪子清对视。

彼时,包间门突然从里面拉开。

一个眼熟的公子哥笑着冲林软软喊:“软软妹妹,你要带你家澈哥哥去哪儿呢?包厢里有卫生间。”

纪子清看向公子哥,一个挑眉。

那人忽然收起笑脸,悻悻关门。

在他关门的瞬间,纪子清还能听到他在跟包厢里的人说。

那女的来了,许澈他们肯定不回来了,我们自个儿嗨吧。

纪子清还没说什么,林软软就局促不安地解释。

“纪助理,这称呼是刚刚做游戏他们喊着玩的……我也不是要带许总去哪里,是许总说醉了,想回家睡觉。”

纪子清面无表情:“怎么醉的?”

京圈没有人敢灌许澈的酒。

而每次应酬也都是纪子清喝,就因为许澈说:“不爱喝酒。”

林软软咬了咬唇,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上浮现或羞或愧的神色。

“我笨,玩游戏老输,许总他……”

“好了,别说了。”纪子清打断她。

好得很。

她替他喝到胃痛,他在替别的妹挡酒。

纪子清完全接过了许澈,让他的长臂揽在她单薄肩膀上。

“他回哪个家?”

林软软很识趣的撒手帮忙:“耀莱公寓。”

“哪?”纪子清没记错的话,许澈的名下没有这么低档的公寓。

“耀莱公寓,我对面那套,许总昨天买的……”

林软软越说越小声。

纪子清越听心越寒。

她跟着许澈床上床下六年,他的朋友喊她“那女的”。

这个林软软进公司多久?

三天吧。

三天前她去外地开会,许澈塞进公司的,他的朋友喊她软软妹妹。

没许澈的交代,哪能这么快就这么亲昵?

这都算了。

他为了追这么个小白兔,纡尊降贵去低档小区和她做邻居。

纪子清侧眸,看到男人醉醺醺的俊脸。

黑色衬衫微皱,领口散开,露出他精致的锁骨。

上面还有她出差前,和他酣战一晚时留下的吻痕。

暧昧痕迹都还没散。

他就又找了新欢。

纪子清心寒的是,许澈从来没打算过把她扶正。

-

耀莱公寓,许澈新家。

林软软帮着纪子清把人送进卧室后,就乖乖巧巧地说了再见,回自己家了。

纪子清胃疼的厉害,来不及帮一身酒气的男人擦洗,摸去了厨房烧热水喝。

水还没烧开,就听到男人低沉不耐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。

“人呢?”

纪子清闷闷叹出一口气,回到卧室。

看着男人衬衫扯开了好几颗扣子,恰到好处的胸肌裸露在空气中。

一条长腿随意搭在床边,往上鼓起大包。

纪子清喉头滚动,倚在门边:“林软软?回对门去了。”

许澈怔了一瞬才撑着身子坐起来,漆黑如墨的眸子看着纪子清,情绪莫辨。

“过来。”

纪子清抿唇,抱着手走到床边。

“干嘛?”

男人一把把她拉入怀里,翻身欺上,带着酒气的吻霸道地封住她的唇。

直到她快要窒息,许澈才松开,转而进攻其他地方。

“人放走了,赔我。”

“今天不行。”纪子清按住他的手。

她浑身发烫,感觉他的手再动几下,她就要把持不住了。

“安全期,我行得很。”

醉了七八分的男人,说着以往不会出口的荤话。

纪子清无法抵抗自己身体的本能,只能跟随着他,进进出出的沉沦。

事后。

她躺在他臂弯中,用指尖勾画着他喉结的幅度,问他:“喜欢那个林晚晚?”

“吃醋?”

纪子清嗤笑:“好奇。”

“好奇什么?”

“这么喜欢她,还舍得全给我这个旧人。”

纪子清的手顺着他的胸膛划过他的腹肌,一路往下。

许澈抓住她的手,眸光沉沉,好几秒之后才轻笑:“她太纯了,舍不得欺负。”

纪子清脸上笑意瞬间止住。

她不纯,所以可以随意弄?

但是她如今的成熟和风情,不也是他一手调教的吗?

早上天还没亮透,纪子清就先走了。

也不是怕对门的林软软撞见什么,主要最近跟的一个客户早上5点就要去公园打太极。

为了拿下单子,纪子清只能忍着浑身酸痛早起。

等中午回到公司的时候,纪子清发现自己部门少了个人。

“李主管呢?”

“李主管早上被许总辞退了……”

一个同事战战兢兢回答。

纪子清皱眉:“许总说原因了吗?”

“李主管故意刁难新人,许总说不纵容职场霸凌就……”

新人?

纪子清心里有了个名字。

“好,去忙吧。”

她不再追问,直回到办公室内处理自己的工作。

下午,她去顶楼总裁办公室找许澈。

一推开门,她就看到了林软软坐在她在这层楼的工位上。

“子清姐,是许总让我搬到这个工位来办公……”她站起来,稚嫩的脸上满是慌张。

就连称呼都用上了更亲昵的。

有种讨好的味道。

纪子清看了眼被她归顺到一旁的,自己的东西。

她的凤眼眼尾天生上扬,即使语气如常,也压迫感十足。

“你不是商务部的?坐这里办公?”

林软软紧张了,“许总说,你现在兼顾项目部,工位也不常用了,就让我……”

“让你来做这个特助?”纪子清有些想笑。

林软软咬着嘴唇,委屈极了:“子清姐,这都是许总安排的,我也知道我的能力和你完全没得比……”

纪子清面无表情:“既然你说了是许澈安排的,那其他的不用跟我说了。”

她觉得这林软软是人如其名,真的太软了。

横竖都是许澈的意思,她也懒得落个为难小姑娘的名。

只是纪子清准备去敲总裁办公室的门了,林软软又怯生生地喊住她。

“子清姐,我和许总不是你想的那样的。”

纪子清转头,蹙眉打量她好几眼:“所以你们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?”

林软软的耳根连带着脖子瞬间全红了,她原本湿漉漉的眼睛,现在满是惊慌失措。

她粉嫩的小手不停摆着:“不是,子清姐你别误会,我和许总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整个京圈都知道,纪子清不仅仅是许澈的下属。

许氏集团上下,乃至外地子公司,都知道总裁特助纪子清,以后是要成为许氏老板娘的人。

纪子清被她的反应弄得怔愣一下,继而嗤笑着说:“不至于怕成这样。我不过是提醒你一下,许澈爱玩,新鲜感从来不过一个月。”

“许总是很好的总裁,但我真的没有……”林软软眼睛更湿了些,微红的眼眶努力地包裹着眼泪,好像下一秒就要落小珍珠。

真是我见犹怜。

但下一秒,许澈冷淡的声音就从后面传来。

“你怎么被我放眼皮子底下都还能被人欺负?”

作者还写过
许总别作了,纪小姐已带球跑
古戈尔森 · 职场商战/豪门

【美强惨清冷御姐x玩世不恭偏执霸总】 纪子清一直是许澈情人里最乖的一个,深得许澈的心。 但她知道,自己永远不可能嫁进许家。 无所谓,她拎得清。 有事业有高薪有地位,就算永远成不了许太太,她也可以抱着和许澈的那些回忆做他一世的地下情人。 只是没想到,随便出现一朵小白花,许澈就不再多看她一眼。 纪子清撕碎了两张医院开的孕检单和癌症确诊单,转身就走。 但许澈却失控地把她抵在墙上亲,咬着她的耳边轻语: “乖,这辈子除非你死、除非我死,否则别想离开我身边。”

同类热门书
醒来后和死对头订婚了
摘兔 · 先婚后爱/豪门

【1v1一心爱钱共情力强的自由艺术家vs表面温柔内心狠戻的投资大佬】 众人皆知,A市的投资大佬莫予洲和著名的艺术家初黎从小就是死对头。 高中时期两人不幸在一个班级,更是拼死拼活,昏天黑地,恨不得卷死对方,你考一百五,我考一百四十九。 没想到,初黎一朝醒来,竟然被告知已经七年后,还和莫予洲订婚了! 眼见婚期近在咫尺,初黎慌了,她拦住死对头,求他:“要不我们取消婚约?” 莫予洲笑了笑,“这是我们情投意合,你情我愿的事情,怎么能取消?” 不仅不会取消,而且他要举办最盛大的婚礼。 因为——他终于娶到了梦寐以求的人。

潮热细腰
月雾笙箫 · 女强/豪门

姜氏千金,高嫁陆氏掌门人。 看似一场集团联姻,不过是笼络高门权贵的工具。 在姜昭眼里,深情一文不值,婚姻随时可以牺牲,只为了给死掉的亲人报仇。 裴望第一次千方百计,不择手段地想要一个人。 纵使千疮百孔,被人唾弃。 她高坐神坛,不可高攀。 他偏要折了她的气节,甘愿做她冲锋陷阵的勇士,和她玉石俱焚。

诱捕玫瑰
火辣大母猴 · 甜宠/杀伐果断

五年前,温棉被人戳着脊梁骨,背上爬养兄床的骂名。 所有人都说她是个白眼狼,不懂得感激裴家赐她新生,反而恩将仇报。 只有她自己知道,这所谓的恩赐,只是一场深不见底的人间炼狱。 五年的磋磨,温棉险些死在国外。 重新回来时,她焕然一新,发誓要让裴家的所有人付出代价。 本以为这是一场孤注一掷的死局。 却没想到,这个将她送到国外的养兄,却跟个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跟在身后。 她杀人,他递刀,她报仇,他灭口。 终于,温棉忍不住了—— 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 而那隐忍多年的男人终于露出了尾巴:“看不出来吗?我都是为了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