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京港告白

京港告白

许酒心 · 11.1万字 · 连载至54章 · 更新于昨天 20:59

祝夏七岁时,举目无亲,被京城宋家收养。

她是宋老董事长亲定的孙媳妇,是继承人宋成煜的青梅。

港区贺家显赫至极,现任掌权人贺连洲冷峻无情,是个狠角色。

却独独上了祝夏的当。

港媒捕风捉影:「顶级豪门贺连洲深夜密会,女方疑似宋成煜未婚妻,太子爷变贺贵妃!」

**

分手多年,祝夏侥幸地想,贺连洲那么薄情,肯定早就忘了她。

直到娱记爆料婚期当晚,无垠夜幕,维港烟花璀璨绽放。

密闭车厢内,黯淡无光,瞧不清彼此的神情。

“我比他有权有势,不如来骗我,骗我吧,”贺连洲用力捏着她的下巴,声音却很轻,“让我看看你有多大能耐。”

恍惚间,祝夏仿佛回到了那个风雪晦暝的跨年夜,她被抵在书架上,触目是暗红色的书封。

男人咬着她的耳垂,呼吸压抑又狂热,低沉念诗:“我全部的解药是——”

“抱紧你。”

上架时间:2024-06-13 10:21:28

第1章 重逢

仲夏的天很热。

当然这个城市的气候特征之一就是夏季高温多雨。

祝夏走出医院大楼,燥风蒸笼般闷热,兜面而来,昨日手术连轴转造成的脑子困倦登时散去大半。

手机响起来。

电话是医院打来的,通知她 ICU病人有异常情况。

她立即转身往回走,一边问情况一边跑起来。

正要穿过停车场,一辆墨黑色迈巴赫蓦地拐弯,急速朝这边驶来。她脚步不停,掌心摁在车前盖上,抬手冲司机做个手势,叮嘱句'开车慢点’,便擦过车子,往医院奔去。

司机惊得冷汗涔涔,半晌没说出话来。

副驾驶位置上的特助陈绍转头,问后座的男人:“您没事吧?”

贺连洲长指夹着雪茄,目光掠过那道身影,神情未起波澜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司机恍惚过来,道歉。

陈绍跟司机说:“在医院注意点,不用急。”

司机局促点头。

“收购郝斯基的预购方案已经出来,李生在总部等您过目签字。”陈绍继续汇报工作,“您二叔目前在接受调查,预计调查时间可能长达半年,前途不明朗,老先生那边在过问……”

“祖父那边找个借口推了。”贺连洲淡漠吩咐。

陈绍应下:“这两天蒋先生都在病房照顾Farah,医生说Farah没什么问题,可以办理出院。”

蒋安屿对孩子向来有求必应,常把医嘱抛之脑后。若非是他,Farah昨日就出院了。

司机停好车,陈绍下车,站在贺连洲身边,朝远处车子里的蔡叔比划,示意保镖们保持适当距离。

-

“祝医生!”

心脏瓣膜手术患者忽然出现室颤恶性心律失常。祝夏马不停蹄赶回来,同事正在满头大汗地做心肺复苏,她接手病人,指挥护士紧急使用除颤仪进行除颤治疗。

病人恢复窦性心律,祝夏抬头擦额头汗水,松了一口气。为避免再有突发情况,她多滞留些时间,顺道看看昨天做手术的病人。

等电梯的缝隙里,祝夏摸出手机,打算回林嘉月的消息,屏幕忽而一黑,来了电话。

“Sumer,你还当我是朋友吗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祝夏笑,“半天没回你消息,你就给我上升到这个高度?”

“是朋友的话,我为什么不知道你要跟宋成煜结婚?”

祝夏七岁时,举目无亲,被宋家收养,给宋成煜挡灾避煞。这一点,林嘉月初识祝夏时便知晓,当时她还嗤之以鼻,表示简直是无稽之谈!

但祝夏是宋老爷子指定的孙媳妇,她两个小时前才知晓。

“是啊。”电梯到达,祝夏走进去,“所以逃婚逃到这里,林大小姐可得替我保密。”

林嘉月长叹气:“放心,京城的朋友告诉我,宋成煜忙着跟嫩模厮混,没时间顾及你。”

“不过他的公关真出色啊,在事情发酵前就压下了桃色新闻。”她语气依稀带着欣羡。

“确实出色。”祝夏说,“唐朝若在他手底下,安史之乱都乱不起来。”

林嘉月被她调侃的话逗笑,滑溜地转粤语,“犀利啊你。”

“周五晚使唔使开OT?”(周五晚加班吗?)

祝夏也用粤语回她:“应该唔使。点啊?”(应该不用,怎么了?)

“周五晚有拍卖场,特邀嘉宾才能参加,人不多。”

电梯叮一声,停在九楼。梯门打开,祝夏走出去,脚步倏地顿住。

电梯门外的几个男人西装革履,身形魁伟,即使瞧起来不像坏人,遽然出现在眼前,还是给人带来极强的压迫感和冲击感。

她微微颦眉,那几个人里站在最前沿的很有眼色,当即退开些,绅士地请她过去。

“祝医生好。”

手机里林嘉月还在喊她,祝夏看着面前平头正脸,面相和善的中年男人,确定自己没见过他……也许是病人家属。

她礼貌地点头:“你好。”

“Sumer,患者有紧急情况?”林嘉月担忧道。

“没。”

“那祝大医生百忙之中抽空跟我一块去?”

“好。”

挂断电话,时间差不多,她准备换衣服就走。

明明是探视时间段,走廊内却出奇寂静。

祝夏不甚在意,踏过走廊拐角,一小团影子突然扑向她,奶声奶气念道:

“阿姐,阿姐……”

柔软温热的小人儿裹住小腿,她低头看去,不由一愣。

满是胶原蛋白的粉嫩脸蛋,晶莹剔透的眼睛,柔软无骨的小胳膊小腿……这小家伙也太可爱了。

“阿姐!”小女孩轻扯祝夏白袍衣角,调皮钻到她的衣襟下,嘻嘻笑起来。

祝夏握住小女孩的胳膊,稳住她,环顾四周,想找家长的影子,熟料空寂无人,她皱了下眉。

哪个粗心的家长放任三四岁的孩子乱跑?

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轻柔问。

小女孩的大眼睛忽闪忽闪,只攥紧她的衣袖,并不吭声。

祝夏正思忖着去问护士们认不认识这孩子。

“Farah。”一道声音乍地响起。

低沉悦耳……还有点熟悉。

祝夏抬头望去,顿觉眉心被刺了一下。

灯光从天花板流淌下来,印在男人利落短发上,又顺着颈肩、腰线、长腿,勾勒颀长挺拔的身形。他的瞳色极黑,微挑的眼角弧度拘着不近人情的疏离,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锋芒。

这种人,就是天生的决策者,纵横捭阖,难以接近。只一眼,就让人不自觉地生出畏惧。

很多时候,记忆具有折叠性,新画面堆积更深处的回忆,而在某个特定瞬间,自以为早已忘记的画面会如潮汐一般,猝不及防涌现。

她看过这个人的眼睛很多次,要远比现在更加灼热明晰,恣意的、调笑的、含欲的、佯怒的。

意料之外的重逢,犹如多雨季节毫无征兆的暴风雨,杀了个措手不及。

祝夏脑子飞速运转,在剪不断理还乱的线球中抽丝剥茧出一个侥幸的想法:

贺连洲认不出她。

然而,他突然俯身,祝夏下意识偏头躲避,他的目光落在她左侧胸口别着的证件上。

“港仁医院外科医生。”

贺连洲口吻沉稳,咬字清晰地念出上面的字,“祝夏。”

作者还写过
快穿之宿主又飙戏了
许酒心 · 快穿/1V1

[早期,慎入] 自从绑定了暴富系统后,苏酒儿发现自己不仅越发的贫穷,还被某妖孽缠上了。 - 系统:“boss,宿主这么暴躁,还这么粗鲁,眼里只有钱,她和你在一起是为了你的钱!” 某boss:“应该的,应该的……” 系统:(黑人问号.jpg) - 看着前一秒撂倒几个彪悍汉子的女子突然扑到某boss怀里,弱不禁风的颤抖:“嘤嘤嘤,我好害怕。” 某boss:“乖,有我在,不怕不怕~” 系统:“宿主,你戏怎么那么多……还有boss,你的眼睛是近视八百度了吗?”

宿主能有什么坏心眼呢?
许酒心 · 快穿/系统流

楚妘诞生之日,漠辽的神狱遍地盛开彼岸花恭迎她。 如此尊贵的她怎能为区区爱情折腰呢? 是自由它不香吗? 可…… 当楚妘坠入深渊时,一双手死死拽住了她。 男人双目腥红盯着她,嗓音缱绻又悲怜:“阿妘,认命吧,你只能是我的。” …… 大佬对她紧追不舍,楚妘吓得心惊胆战。 楚妘怒言:“福宝,不是说让我来享福的吗?” 福宝:【宿主,福气险中求,告辞!】 * 系统福宝上下串,扫出四行字 [纪献帝君能有什么坏心思啊?] [他只不过想要宿主的心罢了~] 【宿主能有什么坏心眼呢?】 【她只不过是不想负责罢了~】 《男主的自我攻略之路》

表姑娘每天都在扮演傻白甜
许酒心 · 重生/1V1

上辈子,姜问钰锒铛入狱,蒙冤惨死。 再次睁开眼,她回到了被捕前的一个时辰。 为寻觅活路,她铤而走险,亲自查找真凶,没成想…误扰了某个脾性无常的世子。 姜问钰:……复活即是死亡? 初见时,谈殊看向瘫软在地的姜问钰,居高临下道:“起来说话。” 姜问钰:“我这个弱小小的女子,不配站着跟世子爷说话。” 谈殊:“……” 后来,每当她把他绑在榻上的时候、面不改色喂他毒药的时候、算无遗策给他下套的时候、将朝廷搅得鸡犬不宁的时候…… 谈殊都会轻轻冷笑:“真是个弱女子。” ** 感情版文案: 命运没有给姜问钰递花,命运给她递了一把刀。姜问钰的人生是黑白色的,她撕碎自己又重塑自己。 谈殊是恶劣的,却靠近她、温暖她、啃咬她。 姜问钰:“谈殊,你喜欢我吗?” 谈殊:“我疯狂地爱着你。” 世间有两个我,一个是愿为你死的我,一个是愿为你活的我。 这两个我,都在疯狂地爱着你。 - 我能为你种花,也能为你当刀。 【守护她的自由,胜过永远】 【男女主皆非良善之人】

同类热门书
深情暗许
雪梨汤汤 · 双向救赎/甜宠

【温柔清纯调香师x深情禁欲大Boss,双处】 * 北城沈氏掌权人在名利场上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,传闻他不近女色,清心寡欲,唯一的喜好就是香烟。 后来,他在戒烟这件事情传遍了整个圈子,人人都在猜,这位公子哥是不是生了什么重病。 * 游轮甲板上,月光安静得非凡。 冯澄抱着男人的劲腰,一双浸染了酒意的眸直勾勾地看着他,忽地发笑道:“沈岐哥,你的眼睛好像会说话。” 沈岐失笑,“说什么了?” “它在说......你喜欢我。对不对?” 男人哑住,眼里盛满的爱意不言而喻。 不等他回应,酒醉之人已踮起脚尖,在他唇边落下一个轻吻。 鼻息缠绕着淡淡的芳香,诱他至深,男人不再克制,追着她发狠深吻。 * ——听说相爱的两个人,灵魂会一点一滴渗入对方的灵魂,即便生命消亡,也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找到彼此。 ——如果有下一世,换我先爱你。

雾色归京
雾外酒 · 豪门/追妻

黎雾遇见周京淮那年,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,得到一个人的偏宠和纵容。 ——他一手将她送到别人遥不可及的高度。 “那我现在,是不是能够到你一点点了?” 彼时,已经拿了无数奖的黎雾正跪坐在周京淮怀中,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。 温言软语,满眼全是爱慕。 但她自知,他们之间,是云泥之别。 周先生家世显赫。是那些豪门贵公子小心翼翼隐晦提及时,都要带上十分的尊敬。 黎雾从没想过自己和周京淮会有什么结果。 所以知道自己该离开时,她乖巧安静,不吵不闹,把自己生活过的痕迹清理得一干二净。 周京淮却不肯。 他开始整晚整晚守在黎雾床前,也不说话,只是一直握着她的手,不愿意松开。 …… 黎雾离开那天,京市迎来冬雪。 漫天雪雾中。 周京淮站在那里,落了满身雪,也没有等到黎雾回头看他的那一眼。 …… 多年后。 黎雾回国,事业有成,身侧更有恋人相伴。周京淮亦是高高在上的贵不可言。 却不想。 黎雾白天刚接受男友的求婚。 晚上就被在公寓外等待已久的男人圈进怀里,动作强势又不失温柔,挣脱不了分毫,“跟他分手,好不好……” 黎雾听见他近乎低声下气的祈求。 从未有过的。

他上钩了
长砚留山 · 豪门/1V1

【风情万种钓系女霸总vs腹黑隐忍金牌投资人】 宋时蕴第一次见陈景尧,为了项目资金投怀送抱。 宋时蕴第二次见陈景尧,为形势所迫看光了他的身材。 后来宋时蕴不愁见不到陈景尧。 因为他不请自来,搬进了她家。 “陈先生应该不愁没地方住吧?” “宋小姐应该缺钱。” 宋时蕴:……被拿捏住了。 - 宁州商圈都知道,宋时蕴是朵带着刺的野玫瑰。 千娇百媚、明艳张扬。 她周旋于各色男人之间,利落抽身。 没人值得她停留,也没人能让她停留。 只是情场得意,商场失意。 项目资金紧缺,谈好的投资人临时变卦。她急得焦头烂额之际,盯上了刚回国的顶级投资人。 “陈先生,考虑一下投资吗?条件随你开。” 颜色柔和的客厅沙发上,一身矜贵清冷的男人仿佛与这个空间格格不入。 “什么都行?” “对,只要不违法乱纪。” 男人眉眼疏离,腔调淡漠。 “那我要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