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十里芳菲

十里芳菲

西子情 · 2.2万字 · 连载至12章 · 更新于今天09:00

昆仑有两宝,一宝玄天境,可预知百年,一宝卫轻蓝,少年天才,承宗门重任。

昆仑将这两宝护的紧,跟眼珠子一般。

江离声是个修炼废柴,什么都会,什么都不精通,哪一种道,她也修不好,这也就罢了,偏偏她还是个惹事儿精,将宗门上下搅的日夜不得安宁。

她师傅护犊子,在她引起众怒,众人发誓要将她踢出宗门时,直接将她送去了昆仑,美其名曰:昆仑规矩严,会教弟子,她去了一定能改造好。

后来,江离声不但没被改造好,还闯了大祸,被整个昆仑追杀。

因为,她失手砸了玄天境,又拐走了卫轻蓝。

昆仑与她有了不共戴天之仇……

其实,江离声自己也没想到她会这么能耐,最开始,她是实打实乖乖巧巧,坚决不到玄天境面前晃悠,也是躲着卫轻蓝走的啊……

上架时间:2024-06-06 08:54:32

题记

十里芳菲酒未开,春风不度君不来。

诛神阵里泥削骨,诛魔阵外万草枯。

清虚山上桃花面,昆仑积雪先天剑。

浮生一梦青云改,神魔即出动山海。

作者还写过
催妆
西子情 · 1V1/强强

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, 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,“不就是个女人吗?我娶!” 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—— 悔的肠子都青了! 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,舍得一身剐,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,救活了整个凌氏,自此闻名京城。后来三年,她重整凌家,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,再无人能撼动。 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,这个女人,幸好他不娶。 ——最后,他娶了!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宴轻:少年一捧清风艳,十里芝兰醉华庭 凌画:栖云山染海棠色,堪折一株画催妆

纨绔世子妃
西子情 · 宅斗/宫斗

她是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,亦是人人口中的纨绔少女,嚣张跋扈,恶名昭彰,赏诗会为了心爱的男子与人争风吃醋命丧黄泉。 她一朝为国身死,灵魂坠入异世,重生在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之身。 纨绔少女对上少年将军,她的到来让表面平静的天圣皇朝幡然巨变。 说我嚣张? 说我纨绔? 说我就是一个顶着云王府嫡女的名头,打着内定太子妃的幌子,占着整个王朝最尊贵女子的身份,其实就是天圣皇朝第一废物? 靠! 非要逼我告诉你们我这一切其实都是装的? …… 佛曰:装也不容易啊! 纨绔少女重生,是继续纨绔到底,还是为了正名而展现温婉才华? 上一世恪守严谨,日日劳累。这一世难得上天眷顾给了这样一个身份,怎么也要活出一个安逸来。 奈何你想安逸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给你机会。 那姑奶奶就自己开辟出一条安逸的路来。 惊才艳艳,智慧无双,且看一双纤纤素手如何挑起腐朽皇朝的乾坤盛世,谱写一场盛世荣华下的锦绣篇章。 本文一对一,一生一世一双人。 【精彩小剧场不容错过】 月黑风高夜,城墙上坐着两个人,看不清样貌,听说话声可辨别是一男一女。 只听女子压低声音怒道:“我还是个处子!” “我说你怀孕了你就怀孕了。”男子无视女子低吼,声音温润。 “孩子是谁的?”女子咬牙。 “我的。”男子语气毫不犹豫。 “你的名字怎么不叫无耻?”女子嗤笑。 “如果你喜欢,我们以后的孩子就叫这个名字。”男子似乎认真考虑。 女子气急失语。 只听男子思考了片刻,慢悠悠地又道:“明日我就去云王府下聘,云老王爷一定会很开心尽快抱外孙子的。”顿了顿,又对女子劝慰道:“你既然如今怀孕了,就要戒骄戒躁,不要到处乱跑了,安静些日子吧!对我们的孩子好。” 女子实在忍无可忍怒吼,“我说了我还是处子?”怀个屁孕! 男子闻言一阵沉默,许久道:“哦,我忘了。” 女子抱头而走,她希望从来就不认识这个黑心的男人。 …… 喜欢的亲们收藏+留言,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鼓励。新文,新的起点和不一样的精彩。用了很多时间准备,倾力打造。不必担心断更。希望亲们驻留,能够喜欢新文。群么么! ☆☆☆推荐情的完结文☆☆☆ http://www.xxsy.net/info/339787.html《妾本惊华》 http://www.xxsy.net/info/295233.html《妻子太忙不是错》 http://www.xxsy.net/info/252298.html《夫君太坏谁的错》 http://www.xxsy.net/info/221641.html《红尘醉挽柔情》

花醉满堂
西子情 · 女强/1V1

初时,他说:“江宁郡的小庶女啊,这什么破身份,我不娶!” 见过后,他啧啧:“弱不禁风,不堪一折,太弱了,我不要!”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,他倚门而立,欠扁地笑,“来让我娶你啊?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!”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,他脸色彻底黑了,阴沉沉要杀人,“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?” …… 苏容觉得,端华郡主怕是眼瞎,这人一身娇纵,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? 早知道,她第一次见他时,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芙蓉枕上娇春色,花醉满堂不自知。——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,平生一顾误浮生。——周顾 你愿是我愿,我愿早识你,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,破迷障,斩荆棘,手不染血,一身干净,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。 你愿是我愿,我愿早知你,那时你光风霁月,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,恐惊了凤雀,祈祷化为天上月,投影入你怀,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,岁岁长安。

同类热门书
重生后,我成了奸臣黑月光
偏方方 · 重生/权臣

孟芊芊金钗之年,嫁入陆家,为老太君冲喜。 新婚夜边关传来急报,丈夫奉旨出征,半年后不幸死在了北凉军的刀下。 孟芊芊成了望门寡。 五年后,那个战死的相公回来了,身边多了一个出尘脱俗的哑女。 陆凌霄说,婉儿是忠烈之后,与她这种满身铜臭的商女不同,那是真真正正高风亮节的女子。 陆凌霄还说,婉儿是天上的鹰,她这种娇花,不及婉儿万一。 一直到山河破碎,城楼倾塌,她一杆红缨枪,杀过千军万马。 陆凌霄才知自己看走了眼。 她不是深宅的娇花,她是玉门关最烈的西风。

未了
一夜盛夏

起初。"我刚回国不久,根基未稳。”时厌淡声。姜颦无地自容:“是,是我唐突了,戒指你也拿到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后来。“姜颦,你是真笨,还是在跟我装傻?我们之间早就不是你能说了算。”

潮热细腰
月雾笙箫 · 女强/豪门

姜氏千金,高嫁陆氏掌门人。 看似一场集团联姻,不过是笼络高门权贵的工具。 在姜昭眼里,深情一文不值,婚姻随时可以牺牲,只为了给死掉的亲人报仇。 裴望第一次千方百计,不择手段地想要一个人。 纵使千疮百孔,被人唾弃。 她高坐神坛,不可高攀。 他偏要折了她的气节,甘愿做她冲锋陷阵的勇士,和她玉石俱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