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重生另嫁小叔,夫妻联手虐渣

重生另嫁小叔,夫妻联手虐渣

冬月暖 · 8.7万字 · 连载至41章 · 更新于今天06:01

前世,辛安为夫君操劳一生,却换来儿死孙亡和一世污名。

再睁眼,她回到了出嫁这天。

这次果断选择了渣夫的死对头。

让世人看看那纤尘不染的世子爷没了她的帮扶,会变成何种模样。

后来,渣夫丢了爵位,失了名声,跪在辛安面前求她回头看看自己。

谁料,辛安身后一只手将人搂了过去,“想跟我抢夫人?有几条命可以死?”

上架时间:2024-06-17 12:12:04

第1章 被气死了

“若非你教子无方,威远侯府怎会是眼下的光景,弟妹又怎会因日子清苦拖累出一身的病,让你拿钱买些燕窝补身也是应当。”

大雪下了三天三夜,白了天地也白了辛安的头发,半年前她的儿子涉案连累威远侯府爵位被夺,全府上下皆被赶上街头,幸得她娘家留下的一方宅院落脚,要不然只怕半数都要折损在这冬日里。

鹅毛般的大雪好似永远也下不完,就好像眼下日子永远也看不到来日,她成了所有人的罪人。

“夫人。”

春阳红着眼眶走了进来,跪在了辛安跟前,“少夫人去了,请夫人节哀。”

心口被重击,辛安死死的拽着门框,半年前她的儿子死在大牢,三日前她的孙子也离她而去,她知道的,没了丈夫和孩子,她那原本就脆弱的儿媳妇活不下去。

垂眸轻抚手腕上的镯子,尤记出嫁那日母亲含泪送她上花轿,记得向来威严的父亲红了眼,弟弟满眼的不舍,终究,她没有活成他们想要的样子。

“将这镯子当了吧,好好送她最后一程,将他们一家三口葬在一起。”

唐荣扫了一眼那镯子,眉头轻蹙,“上等羊脂玉值白银千两,葬礼办的简单些,剩下银子给弟妹买些燕窝补身,天冷,再给她置办些绸缎被褥和上等炭火。”

“眼下你我没了儿子,没了孙子,以后便只能指望子辉替我们养老送终,收起你以前不饶人的那一套,对弟妹好些。”

“我曾答应过继母,等我百年后将侯府爵位给子辉,是你教子无方才连累至此,你欠子辉一个爵位。”

“我记得你还有一根老参,子辉只是受了牵连,只要运作一番不是没有其他的机会,你将那老参拿来,算是对子辉的补偿。”

这是侯府被查抄以后唐荣和辛安说话最多的一次,说完一刻也不愿多待,“你赶紧送来,弟妹有些不舒服,我去看看。”

唐荣的背影很快模糊在风雪里,辛安看向漫天的大雪,她到现在都不明白,她的儿子那般出色,是最正直不过的人,怎会贪墨巨大甚至公然诋毁皇上?

老参找不到了,只剩下一个空盒子,春阳说前日里唐辉来过,意思再明白不过,辛安缓缓吐出一口气,这半年来她饱受丧子之痛,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,倒是让那对母子越发的嚣张了。

西偏院里,唐荣看着面色红润的陶怡然很是欣慰,“那避寒丹果真有奇效,你这两日气色好多了。”

陶怡然轻抚脸颊,眼中是欣喜,嘴上却道:“避寒丹贵重无比,我也不是多严重的病,浪费了。”

唐荣替她斟了半杯温水,“只要吃了有用,再贵都值得。”

陶怡然唇边一抹浅笑,保养得宜的脸上有些小女儿之态,“又让大嫂破费了。”

“她应该的,你啊,就是太过良善。”

门外搀扶着辛安过来的春阳一脸震惊,辛安怔愣在原地,那日小小的孩子就窝在她的怀里,问她祖父冒雪去给他买药会不会冷,问她是不是吃了太医爷爷的药就不疼了,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门口的方向,期盼祖父送药来。

闭眼的前一刻还说祖父送药来了要唤醒他,他不怕苦,吃了药后会长高高,像父亲那般高。

唐荣空手而归,说眼下他们是罪人,太医院不肯卖药,顺便再一次斥责她教子无方还连累了孙儿,让她在他跟前彻底没了底气。

原来避寒丹买来了,却进的是陶怡然的口。

屋子里的谈话还在继续,是唐辉的声音。

“大伯,我听说大伯母娘家的人已经在来的路上,到时候只怕会揪着堂哥的死不放,若是让他们查出真相闹出去,侄儿怕是小命不保。”

“此事你大可放心,我当时部署周全,所有人都认定那些大逆不道的言论是子轩说的,府中查抄的银钱也是子轩所有,铁证如山,不可能翻案。”

唐轩是唐荣的亲生儿子,此刻在他嘴里像是不相干的人,辛安站立不稳,她的子轩原来是替唐辉顶罪?!

她就说她娘家是盐商,最不缺的是钱财,她的子轩怎么可能去贪墨。

原来她的子轩真的是被冤枉的,被亲生父亲冤枉的!

屋子里紧跟着传出来的话让她血液倒流,“至于辛家人你也不用担心,我前日已经收到消息,他们在路上遭遇山匪出了意外,这辈子都不可能抵达京城。”

“你大伯母那里这些日子你对她好一些,辛家三代人都是盐商,府中出事之后她手里虽然没了银子,但辛家给她留下一些值钱的物件,若是她肯拿出来替你铺路,你一个被牵连之人未必没有再起的可能。”

“侄儿多谢大伯,自从父亲故去我们母子便一直受大伯照料,在侄儿的心中大伯等同亲父...”

“噗...”

辛安吐血了,春阳大惊失色,“夫人。”

声音惊动了屋子里的人,见到她唐荣的眼中有一瞬间的心虚,随即恢复了傲然之色,没等辛安开口便先声夺人,“你既然知道了我告诉你也无妨,你这一生万事都要争抢,处处钻营斤斤计较,手段狠辣不容情,唐轩更是像极了你。”

“家中出事,只要他承认所有事都是他做的,我便有办法保全了他性命,偏他抵死不从,甚至还想亲自揭发检举子辉,不顾手足。”

“至于避寒丹,大夫说克儿已是无力回天,那避寒丹给了他也是枉然,又何必浪费。”

辛安笑了,笑这一生荒唐,若非她处处钻营,就凭他这一身孤傲能在官场走到今日?

若非她斤斤计较手段狠辣,他们这一房能在手段更加狠辣的继母手中的过日子?

若非她全力争抢,这侯爵能落到他的头上?

他享受了她带来的好处,却不耻她的手段。

“唐荣,你简直恬不知耻。”

“你逼死亲子害死孙子,你这样的人就不配有子送终!”

她的儿子被父亲逼迫至死,当时心头该是何等的悲凉?

作者还写过
启禀王爷,王妃她又穷疯了
冬月暖 · 1V1/穿越

试问这天底下谁敢要一个皇子来给自己的闺女冲喜? 东天枢大将军文书勉是也! 众人惋惜:堂堂皇子被迫冲喜,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皇权的没落?!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文绵绵,悲催社畜一枚,一睁眼却成了大将军的闺女,还捞到个俊美又多金的安南王殿下作未婚夫,本以为从此过上了金山银山、福海无边的小日子。 岂料...... 府中上下不善理财,已经到变卖家财度日的地步...... 人美心善的王爷一脸疼惜,“本王府中的金银满库房,王妃随便花。” 文绵绵双目放光,“来人啊,装银票!” 从此... “王爷,王妃花钱如流水,今日又是十万两。” “无妨,本王底子厚,王妃尽管花。” “王爷,王妃花钱无节制,您的金库快见了底了!” “无妨,本王还能赚!” “王爷,王妃连夜清空了您的金库!” “什么!” 富可敌国的安南王殿下即将裂开。 文绵绵款步走来,“王爷别着急,我来送你一条会下金蛋的街!”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【社畜王妃VS冲喜王爷】 文绵绵:一时花钱一时爽,一直花钱一直爽!

启禀公子,夫人又在扮无辜
冬月暖 · 1V1/穿越

事业有成的小四娘被爷爷强迫回山上喂鸡,谁知道此鸡非彼鸡,最终还因为一只鸡嘎了。 一朝醒来已经身处异世,小四娘眼珠一转发现情况不妙,相当不妙!!! 堂堂的伯府,穷的耗子来了都能哭着走!!! 本以为是手握拉扯全家的奋斗剧本,结果几个一脸挫败的哥哥抬着大箱子推门而入,无奈开口:“这月又赚十万两,家中已无处安放,要不你帮着埋一埋?” 小四娘垂死病中惊坐起,富豪竟是我自己? 真相很快查明,这是全家都有病!!! 锦鲤附身的老父亲坐拥家财万贯,却一心学那穷酸文人两袖清风! 美貌端庄的老母亲头上裹块布,腰间补丁疤,全城属于我最持家。 相貌堂堂的大哥动不动跪地抬手问苍天:为何用如此多的银钱来害我? 有勇无谋的二哥更觉有钱就是原罪,满身铜臭阻挡了他前行的步伐。 唯一正常的三哥有心力挽狂澜却是无力回天...... 小四娘双目含泪,帕子一甩,就让我来消灭了这滔天罪孽,都是一家人,我不入地狱谁入? 从此那是纸醉金迷,花天酒地好不快哉。 所谓钱壮英雄胆,那是恶向胆边生,面对京城那有名的薄情负心汉也是丝毫不手软,“拿来吧你,本姑娘就喜欢你这稀烂的名声!”

重生另嫁小叔,夫妻联手虐渣
冬月暖 · 重生/HE

前世,辛安为夫君操劳一生,却换来儿死孙亡和一世污名。 再睁眼,她回到了出嫁这天。 这次果断选择了渣夫的死对头。 让世人看看那纤尘不染的世子爷没了她的帮扶,会变成何种模样。 后来,渣夫丢了爵位,失了名声,跪在辛安面前求她回头看看自己。 谁料,辛安身后一只手将人搂了过去,“想跟我抢夫人?有几条命可以死?”

同类热门书
重生归来侯府嫡女杀疯了
萧萧羽霖 · 重生/架空

【真假千金+重生+双洁+悬疑】 前世,侯府真千金谢清漓被假千金一家磋磨虐待、借命惨死。化作鬼魂后借尸还魂、刻苦学艺,扮做婢女默默守护阿娘,渴求得到一丝亲情。但世道不公,想守护的人皆被奸人戕害惨死,她愤怒又无力。 这世,谢清漓重生归来,怯懦小村姑变身疯批大小姐,誓要搅动天下风云,将仇人们踩在脚下! 谢清漓:复仇大业第一步,救下前世早早下线的太子楚云沧,但费心救下后发现他竟是个废柴??? 楚云沧:哼,招惹了孤还想跑?

换亲后,夫家听我心声逆风翻盘
寒寒寒心 · 先婚后爱/重生

尚听礼重生后,发现夫君换了人。 原来她那眼高于顶的表姐余兰兮也重生了。 前世,她嫁给六品武将,最后夫荣妻贵成了一品诰命夫人。 而表姐嫁给荣贵的亲王世子,最后却落个五马分尸的下场。 难怪表姐重生回来后要换掉亲事。只是表姐不知道,没有她的助力,哪来后来威名赫赫的大将军? 重活一世,既然表姐原意跟着六品武将吃苦落得没命,那就让她去吧。 只不过尚听礼今生的处境也算不上好,但是不怕,她能救! 于是,尚听礼煞费苦心制定拯救夫家的计划,做好了任重道远的准备,结果—— 只要她开口,全家都听话? ! 尚听礼自我怀疑:说好的全家叛逆反贼呢? …… 新婚夜,看着面前的新夫君,尚听礼心里就忍不住地想到他那凄惨的前世下场。 【这瞧着也不像傻大个儿啊,怎就眼瞎效忠了个狗东西,害死了全家呢?】 新夫君怒斥:“你咒我?” 尚听礼:“?” —— ps:架空!!!主打朝代大乱炖,什么形制的衣服好看我就爱写

外室登门,我当场改嫁纨绔小叔子
橘橘兔 · 先婚后爱/重生

前世错付真心,执意要嫁黑心庶子,落得惨死之果,重活一世,梁晚余依旧选择嫁进镇国公府,只不过,换了个夫君。 渣男恶女凑一窝,梁晚余不慌不忙,一人先给一耳光。 梁晚余撸起袖子,立规矩,斗极品,大放异彩,渣男又眼巴巴凑上来,成心要给情敌送个绿帽子戴。 梁晚余:让他滚。 死对头夫君:滚太容易了,还是让他死吧。 …… 一夜,梁晚余看着门外的男人,开口就问:你来干什么? 抱着枕头自己送上门来的死对头更委屈:我们不是成亲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