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农门长女养家日常

农门长女养家日常

莉月. · 6.7万字 · 连载至31章 · 更新于昨天 23:59

【摆地摊*家长里短*种田发家致富*生意竞争对手,无极品亲戚。*经济带动】

她魂穿到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小农家,家徒四壁,人穷也就算了,爹娘拼命的生那么多孩子干嘛?连口温饱都是问题。

上方有年长的祖父和父母,下方则有年幼的弟弟妹妹们吵嚷着肚子饿。

家中的顶梁柱,为了养家糊口,一次意外成了残疾人。

而她的母亲,由于身体柔弱,稍微一推就会倒下,无法胜任重体力劳动。

面对这样的困境,她这个年仅八岁的小女孩,还能干啥呢?想办法活呗?

想要赚人生第一桶金?

那就摆地摊吧……炸油条……麻花手……四施肠粉?

想要做强做大,那就商谈吧,合伙卖烧烤?

赚不完根本就赚不完?

上架时间:2024-06-21 17:15:59

第1章人穷也就算了,还拼命生那么多

在辛花村一处破旧不起眼的角落,有一个骨瘦如柴且年未及九的小女孩。她正屈身于井沿旁,搓洗着手中的衣物

周宴宴,穿越到这个古老的年代已有半月之余。此刻的她,已经成了一个生计艰辛、命运难料的农家少女。

她的体态纤瘦无比,胳膊与腿部瘦削得仿佛纤细的竹竿,她的身体显然营养不足,面色黯淡无光,头发也显得干燥枯黄。

唉,家里穷,吃了上顿没下顿的。

家中人口众多,家中双亲需要照顾,还有三个年幼的弟弟妹妹需要呵护。周宴宴时常感到心力憔悴,生活本就穷的叮当响,她就想不明白,爹娘为何还要拼命生那么多干嘛?

“宴宴!”

在周宴宴的背后,突然传来了一个略显疲倦的女声。周宴宴无奈地叹了口气,随后站起身来,转身迈进了那茅屋。

土炕上,周宴宴的母亲,李氏,正忙着为一对六个月大的双胞胎更换尿布。自从李氏诞下这对双胞胎后,她的身体便一直未能完全康复,大部分时间,她只能无奈地躺在炕上调养。

炕的另一侧,二弟,周青正安静地沉睡着。

周宴宴脱下鞋子,爬上炕头,协助更换尿布。这对龙凤胎,周小小和周冬瓜,生得极为相似,宛如镜子中的倒影。

许是周宴宴的动作稍显粗砺,原本酣睡的周小小被惊扰得睁开了双眼,随即放声大哭,那哭声尖锐而刺耳,将周冬瓜也从梦中唤醒,一时间,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孩子们此起彼伏的哭闹声。

周宴宴顿时感到头大如斗,那尖锐的哭声如同无数根针,刺得她心烦意乱。

好不容易给周小小换完尿布,周宴宴小心翼翼地抱起她,轻声哄着。而另一边,李氏已经将周冬瓜抱在怀里,让他吸吮着乳汁。

“宴宴,尿布可都清洗妥当了?”李氏询问。她的头顶裹着一块简约的布巾,身上则是一件缝满补丁的衣物,脸庞瘦削得近乎只剩骨架,肤色也显得尤为苍白无华。

李氏年仅二十九岁,但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。

周宴宴正安抚着哭闹不止的周小小,连头都没有抬一下。她淡淡道:“还有四件尿布没洗。”

“这些日,你辛苦了。”李氏眼含歉意。这个大女儿仿佛在一夜之间,变得如此懂事。她不仅细心照料着她与弟弟妹妹,更是肩负起煮饭洗衣等琐碎家务,毫无怨言。

李氏每每想到,若是自己身体能更康健一些,又怎会让年仅八岁的宝贝女儿去承担这些事务呢?她看着大女儿日渐瘦弱的身影,心中不禁涌起无尽的愧疚。

周宴宴默默无言,轻咬下唇,怀中的小娃娃哭得声嘶力竭,脸色涨得通红,显然是饥饿难耐,无论怎么安抚,那哭声都止不住。

“娘,小小哭个不停。要不您先把冬瓜给我吧,您先喂她吃点东西。”

李氏将怀抱中的周冬瓜递给了周宴宴。周冬瓜因无法继续享受母乳的滋润,小嘴开始咂咂作响,似乎有哭泣的预兆。周宴宴见状,立即将他的小手放入他的小嘴里,小嘴立刻开始用力地吮吸着,瞬间不再发出哭闹的声音。

李氏凝望着窗外,愁云满面自语:“你爹他们在山上,也不知如今情况怎样了。”

周宴宴默默听着,她的父亲周永已跟随村民上山找找些食材,好让去县城换银子补贴家用,不觉间已过去半月,却音讯全无。

院子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周宴宴望向窗外,是杨婶家的儿子杨云,一脸焦急地闯入了进来:“宴宴,你赶紧到山口那边去瞧瞧吧!你爹从山上摔了下来,伤势十分严重,只怕……只怕情况不太乐观啊!”

“啊?”李氏在屋内乍闻噩耗,眼前一黑,险些昏厥。

周宴宴的面色逐渐苍白,对于那位素未谋面的亲生父亲,但念是原主及至亲,她无法置身事外。

她摇醒了沉睡中的二弟周青,将幼弟周冬瓜小心翼翼地放入他的怀中,低声道:“周青,你要乖乖,好好照看弟弟妹妹,阿姊会尽快回来的。”

话毕,周宴宴急忙下床,迅速穿好鞋子。李氏见状,泪水夺眶而出,哽咽道:“宴宴,你爹一定会没事的……”

“娘,您别哭了,我会尽快回来的。”周宴宴留下这句话,便急匆匆地奔出了屋外。

大门外,杨永焦急地踱着步子,见到周宴宴匆匆奔来,立刻走在前面带路。

“我爹的情况怎样?”周宴宴疾步而行。

杨永:“我听木大叔说起,你爹为了找灵芝卖,冒险爬上了半山腰。谁知不慎脚滑,整个人滚落,摔断了整条腿。”

听闻此言,周宴宴脚步一滞,险些跌倒。好在杨云眼疾手快,扶住了她,两人继续向前奔去。

她爹是周家的支柱,如今整条腿断了,这家中的一切该由谁来支撑?周宴宴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凉,她不禁怀疑,是不是上苍觉得她前世过得太安逸,太顺利,所以这一世,才将她安排到这个地方来经受磨难。

山口处,周宴宴匆匆赶到,只见一群村民已然聚集于此,远远便能听到他们七嘴八舌、议论的声音。

周宴宴气喘吁吁地挤开人群,才看清地上躺着的人,眼前的景象让她触目惊心。

周父身上的衣物已经破损得几乎辨认不出原貌,血迹斑斑,尚未完全凝固。他的左腿自根部便已然缺失,被粗糙的布料仓促包扎着。

他的脸庞布满了触目惊心的擦伤,那幅景象实在令人不忍多看一眼。

周宴宴瞬间呆立当场,脑中一片混沌,完全不知所措。“推车来啦,快闪开!”随着这声吆喝,周宴宴被人群推到了一边。

“快,把周大叔抬上推车,咱们得火速送他去镇上找大夫。”村里的村民都是好心人,话音刚落,村民便迅速行动起来,手脚麻利地将周父平稳地安放在了推车上。

“宴宴啊,咋没见着你娘跟你一起呢?”推车的木大叔一瞅见瘦伶伶的周宴宴,便随口问了一句。

周宴宴:“我娘她身体不大好,现在还躺在床上调养呢。”

作者还写过
穿越农女,靠麻小赚取第一桶金?
莉月. · 金手指/逆袭

【发家致富/家长里短/打脸/金手指/极品亲戚/有CP】 真是霉运连连啊,她竟然莫名其妙地被系统界选中,成了一名测试者。 还给她安排了任务,要求她在短短一年内成为全村首富? 这简直就像是一场梦魇般的挑战! 天哪,这是个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,家里不但穷,还饱受亲人的剥削和压榨,这样的剧情居然真实地上演在她身上。 有没有搞错? 整整一年,家里连一块肉都吃不上? 每逢雨天,屋顶漏洞,全家老少还要手举脸盆,去接漏下的雨水? 不,不,这样的日子,我唐钧灵怎么能忍受下去?我要逆袭命运,带领这个贫穷的家庭走向富裕,让爹娘过上好日子! 【咱们主打事业,感情为辅】 【娘子,你觉得怎样?嗯哼?】 谁说这位帅哥是个智商不够颜值来凑?这分明是扮猪吃老虎的戏码玩得溜溜的。 本想撩拨一下,结果反被撩得小鹿乱撞。 一回羞涩,二回亲近,三回嘛,嘿嘿,三回就一起共赴云雨如何?

暴君请接招:臣妾要黑化
莉月. · 女强/重生

前世,为了听从渣男的诡计,她花了近两年时间才让太子爷爱上她,与渣男里应外合,夺了太子的兵权,在太子爷爱她入骨时,她却亲手结束了他的命。 太子死后,她变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弑君妖女。 在死牢中,她得知了一切真相,原来她不是孤儿,是镇国府的双生姐妹?嫡姐枉死?渣男为了堵住悠悠之口,血洗姜府,亲手喂了她毒药。 她的一生以及姜府都是十年前渣男就布下的棋子。 重活一世,她一定不再重蹈覆辙,对渣男断情断爱,她一定让渣男血!债!血!偿! 当渣男发觉,昔日满眼皆是他的女人,如今却与他渐行渐远,更是站在他的敌对,与其算计他。渣男摸了摸自己的心口,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当他恍然醒悟时,火葬场,跪求回她重新回来他的身边时,哪知那女人早已对他恨之入骨了…… ~~~~~ 某女因为上辈子害死了太子爷,只要一见到自家太子爷!她就感到心虚、愧疚。 于是,她逃了。 太子爷得知,连夜把人擒回, “再敢逃,本殿打断你的腿。” 没办法,惜腿,她怂了。

农门长女养家日常
莉月. · 创业/种田

【摆地摊*家长里短*种田发家致富*生意竞争对手,无极品亲戚。*经济带动】 她魂穿到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小农家,家徒四壁,人穷也就算了,爹娘拼命的生那么多孩子干嘛?连口温饱都是问题。 上方有年长的祖父和父母,下方则有年幼的弟弟妹妹们吵嚷着肚子饿。 家中的顶梁柱,为了养家糊口,一次意外成了残疾人。 而她的母亲,由于身体柔弱,稍微一推就会倒下,无法胜任重体力劳动。 面对这样的困境,她这个年仅八岁的小女孩,还能干啥呢?想办法活呗? 想要赚人生第一桶金? 那就摆地摊吧……炸油条……麻花手……四施肠粉? 想要做强做大,那就商谈吧,合伙卖烧烤? 赚不完根本就赚不完?

同类热门书
恶婆婆不洗白,只虐渣儿女
元瑛贝贝 · 重生/穿越

佟华琼穿越到古代恶毒寡妇佟大脚身上,目睹了恶毒寡妇和子女被一锅端的行刑现场,重回到佟大脚刚当寡妇的那一年。 年芳四十,就已经做了祖母,集恶毒继母恶毒婆婆于一身,她这样的歹竹养的子女自然也是孬笋。 唯一让她略觉欣慰的是,身为寡妇,不用伺候老头。 穿越文里的金手指,比如系统、高贵出身她啥啥都没有。 她就连靠婚姻翻身的机会都没有,一个寡妇,她能嫁给谁?还拖着一堆拖油瓶。 也只能靠自己,以及家里的一窝歹竹们。 重振家风,把子女的品行给掰正。 善待继子、媳妇和孙女,打消小儿子将孙女卖给大户人家换读书钱的谋划,逼着小儿子靠自己读书上进,用棒棍打醒二儿子从好吃懒做变成家里顶梁柱,驱除小女儿的懒馋和恋爱脑。 开荒种地,利用现代科学知识种植粮食,将盐碱地变成良田,带领全家奔小康;经商从摆地摊开启,卖馒头,卖糕点,卖卤菜,养猪,养蜂……把自家商业版图一点点扩大。

带全班穿书后,靠科举权倾朝野
泥石六 · 权谋/女强

突如其来的意外,令姜知虞与全班前九名集体穿越到名为《墨香传》的古代言情励志小说中,却沦落为垫底炮灰! 该怎么扭转乾坤?答案只有一个:在科举中一举夺魁。 钱博士:古往今来 何曾有弟子竟敢强迫老师日夜讲课,子啊,快来救救我吧! 国子监祭酒:只是叫诸位参加秋闱试试水,谁料都金榜题了名!妙哉,我也跟着沾光了! 嘉阳帝:姜爱卿,帮朕瞅瞅刚写的这幅兰亭集序可有王右军之风采? 毕业后,姜知虞在丞相府举行隆重的生日会,贵妃、定远侯、九门提督、刑部尚书、礼部侍郎、都御史、都指挥使、翰林院学士、商界大鳄悉数出席! 大家围炉聚餐,欢声笑语,鼓乐齐鸣,觥筹交错间,仿佛又回到了现代的同学聚会。 其他宾客目瞪口呆,面面相觑。 姜知虞一杯辣酒下肚,豪爽大笑:今儿个本相高兴,各位该吃吃该喝喝,不必客气……喂,那位邓小公子,夹菜干嘛,愣着啊!

穿成恶女追夫苟活,狗男人会读心
花不晚 · 系统流/穿越

【穿越+爽文+疯批作精+系统】 桑芷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穿了。 还穿到一个恶毒的女人身上。 更令桑芷没想到的是穿越当天一纸休书扔到自己身上。 【狗男人,脾气这么差】 【自己还带着系统?什么是不绑定系统会变成垃圾】 【还要让这个脾气差的狗男人爱上自己?】 这么悲催? 听到某个女人心声的楚宴安:你要是不想让老子把你的腿打断,就闭嘴。 桑芷紧紧闭着嘴巴,她什么都没说! 果然是狗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