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重生之嫡女祸妃

重生之嫡女祸妃

千山茶客 · 128万字 · 已完结 · 更新于2015-04-18

蒋家有两姝,原配出长女,妩媚如妖。继室出次女,清丽若仙。

她生母早逝,大哥战死,云游道士算她八字不祥,自幼送入庄子中受人冷眼。

回府后

从来感念继母待她视如己出,

仙子嫡妹不顾诅咒真心相待,

待怀着感激之心代妹入宫....

以为

生父时时关爱,

心爱之人悉心教导,

她为了家族荣光委曲求全,

谁知...

一朝风云突变,心爱之人坐拥天下,自己却落得祸国妖女之名。

嫡妹巧笑倩兮:“姐姐可知自己是小妹眼中沙子,今日也到了除去沙子的时候。姐姐以为,你大哥和母亲怎么死的?”

父亲冷眼相待,步步高升,方知自己已成家族弃子。

亲眼目睹幼子被权臣致死,她双目泣血,心中立下毒誓。

苍天有眼,竟让她回到十年前,蒋氏嫡女,地狱归来!

“我要曾经欠我命债的人捧着心肝到我面前,我要曾经看不起我的人永远只能仰视我,要重紫王爵看到我也会发抖,要将这锦绣河山,都踩在脚下!”

“你是妖女,我是贼子,”他袍如凉夜,眸若寒星:“正好天生一对。”

升级版宅斗,男强女更强,请大家多多支持噢~

上架时间:2013-11-30 13:41:47

第一章 绝地

夜色如墨,寒风骤起,将破败的院门吹得更加腐朽不堪。

几个粗使婆子自院子里匆匆走过,为首的身板略宽些,穿着件青布褂子,袖子挽到一半,手里提着个食篮,往最里面的屋子里走去。

院子里弥漫着一种异样的味道,身后跟着的稍年轻一点的妇人小声道:“可真是臭,也不知老爷叫那个东西过去干什么,怪吓人的。”说到这里,她左右瞧了瞧,忍不住凑到为首嬷嬷的耳边:“该不是要…”

“闭嘴,少说几句。”青衣嬷嬷有些着恼:“叫旁人听了去,饶不了你。”

妇人忙噤了声。

待走到屋门前,里头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圆脸丫头,接过青衣嬷嬷的食篮,又往里走。

过了半晌,她提着空了的食篮出来。青衣嬷嬷接过来,对圆脸丫头道:“老爷吩咐,把人带到房里去。”

“是不是要…”圆脸丫头一惊。

“咱们不用知道。”青衣嬷嬷叹了口气,招呼方才的妇人:“过来,把人弄过去吧。”

屋子里点起了灯,亮堂了些,妇人捏住鼻子,过了很久才看到一个坐在木盆里的东西。

看到那东西的第一眼,她几乎要吐了出来。这些日子,虽然她每天都跟青衣嬷嬷过来送饭,却从来没看清过里面人的样子。

木盆里的东西,已经不能称作是一个“人”,只有一个囫囵的身子杆儿溜溜的抵在木盆中。头发披成一团,上面泼洒着一些秽物。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女子的摸样。

青衣嬷嬷看着,眼中闪过一丝同情。她虽然不知道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,不过落到这般田地,也实在是令人唏嘘。更何况今日老爷突然吩咐把人领出去,结局多半凶多吉少。

“快去。”她道。

年轻妇人心中惊骇恶心至极,却又不敢违抗命令,只得硬着头皮,端起木盆往屋外走。

那女子也柔顺,并不挣扎哭闹,像是已经睡着了。

按吩咐将木盆放到老爷的寝房,年轻妇人心中还在嘀咕,老爷把这么个骇人玩意儿放在屋里是什么意思?冷不防那木盆里的女子睁开双眼,正巧与她视线碰了个正着。

说来也怪,这恐怖至极的女子,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美丽的,妩媚生情,又清澈的一尘不染,剔透如初春山涧中流淌的溪水,冰冷动人。

年轻妇人怔了半晌,才扭头逃也似的离开了屋子。

蒋阮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长时间呆在黑暗的地方,她对面前的明亮有些无所适从。待看清楚了自己的处境,又不禁惨然一笑。

她是兵部尚书的嫡长女,曾经的阮美人,如今却被人做成了人彘,永无出头之日!

她又想起自己十六岁,进宫前父亲的话:“阮儿,你既入宫为妃,就有我们整个蒋家在你身后为你撑腰,无需担忧。”

她的妹妹握住她的手拭泪:“姐姐,你是素素的恩人,纵然是死,我也难以偿还这份恩情。”

而他,握住她的手:“再等等,再等些日子,我一定许你一个明媒正娶的身份。”

可如今,她的父亲已经升迁至辅国宰相,官拜一品,她的继母,也早已是宰相夫人,妹妹母仪天下,那个人登基为皇!他们已然将她抛之脑后,甚至于,弃而杀之!

六岁的时候,生母早亡,姨娘抬为继室,有路过云游道士算出她八字克父克母,蒋阮被送进乡下庄子,几年后,哥哥战死沙场。待十五岁及笄,终是念她是自己亲身骨肉,蒋权将她接回府上。不久宫中传来消息,新晋的选妃名单中有蒋家小姐。

陛下怀疑蒋家勾结八皇子,此时召人入宫,醉翁之意不在酒,不过为了牵制。

蒋府只有两位嫡女,蒋素素身子不好,性格更是柔弱单纯,皇命不可违,蒋权一声令下,蒋阮进宫,成为阮美人。

她纵然再逆来顺受,也无法忍受委身皇帝身下,在花一样的年纪进入深宫开始枯萎。不是因为八皇子一直细心安慰她,她早已在深宫中一根白绫自尽。自小到大,除了死去的哥哥和母亲,从未有人这般安慰体贴,她芳心交付,平静下来,甘心在宫中作为蒋家和他的一名棋子,传递消息。谁能料到,一朝逼宫,皇帝惨死,他们却将她囚禁起来,污蔑是她杀了皇帝,给她安上一个祸国妖女之名!

当她站在台阶之上,看到她的父亲冷漠的眼神时,她终于明白,她成了弃子。狡兔死,走狗烹!

被关在暗牢里,被人救走,以为逃出生天,才是噩梦的开始。

她清丽若仙的妹妹,一边浅浅笑着,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砍去四肢,生不如死。

她绝望不甘愤怒,可是却听到仙子一样的人说:“姐姐知道,小妹平日最喜洁,一粒沙子也是容不得的。姐姐这粒沙子,小妹已经容忍十几年了,如今,也到了拔掉的时候。”

她微笑着,补上一句:“八皇子,要立我为后了。姐姐没有享到的荣光,小妹便替你享了吧。”

痛到了骨髓里,才知道什么是麻木。蒋阮实在想不出蒋素素如此恨她的理由。

蒋素素却似乎猜到了她的心思,笑道:“姐姐的母亲不是将军府的千金小姐么?姐姐不是仗着这个身份,不把小妹看在眼里吗?可惜啊,可惜,”她托着腮,歪着头道:“将军府已经在昨日,因谋反的罪名,于午时处刑。”她盯着长安,一字一顿道:“一百零三口,满门抄斩。”

蒋阮只觉得五雷轰顶,心神巨乱。将军府是她的外公家,虽然母亲当年执意下嫁蒋权,惹怒赵大将军,从此断了联系,可是毕竟血浓于水,怎能不心如刀割?

她死死瞪着蒋素素,对方却只是讥诮一笑:“姐姐这就恼了?不急,我还有一份大礼要送给姐姐,日后相见便是。”

于是蒋阮便被送到了一个昏暗的屋子里,挣扎了度过了几日,直到今天,又才看到了光明。

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。

满身酒气的肥肉男子,将面前的人一把抓过去扔在地上,神情十分狰狞。

依稀是个小男孩的模样,正在奋力挣扎,待蒋阮看到了那男孩的脸时,顿时大惊失色。

那是——沛儿!

宫中女子多福薄,许多没能生下龙子,许多生下龙子就死了。沛儿的生母不过是一个小宫女,生下沛儿就死了。皇上并不看重这个出身低微的儿子,后来大抵是为了制衡,就将孩子交给她养。

六年时间,她与沛儿,早已有了亲母子一般的感情。早在宫变的时候,她便命令自己的贴身宫女抱着沛儿逃走,却还是逃不了。

“母亲!母亲!”沛儿挣扎着哭叫,却躲不开那双在自己身上肆虐的手。

蒋阮只觉得浑身冰凉,世人皆知长相侯李栋不能为外人道也的恶性,可如今,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这等恶魔欺辱。

她大声呼叫,只能发出“啊啊”的嘶哑含混的声音。

李栋厌恶的看了她一眼:“也不知为什么,娘娘非要这玩意儿看着我行事,实在是倒胃口至极。”

他想了想,到底屈从于皇威,不敢有其他动作,便专心欺负起被摔晕的男童来。

蒋阮坐在木盆里,到这时,她方知蒋素素为何独独留了她一双眼睛,她是要,自己看着最后一个亲人死在自己面前。

她像一个木偶似的愣愣的坐在盆里,前尘过往一幕幕划过眼前,母亲死前灰败的脸,父亲凉薄的笑意,八皇子的承诺,蒋素素握着她的手道谢,皇上的冷眼,后宫的苦楚,最后变成了眼前挣扎哭叫的沛儿。

李栋不经意间回头,冷不防看见木盆里的人,吓得一下子跌下床去,大叫:“来人啊,来人啊!”

木盆中的女子,神情木然,两行血泪划过脸颊,愣是洗出了惨烈的凄厉之感。破门而入的家丁一时也怔在原地,只觉得看到了地狱中前来索命的恶鬼,浑身冰凉。

李栋气急败坏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给我乱棍打死。”惊惧之下,他早已将娘娘的命令抛之脑后,反正院子里都是他的人,也不用担心走漏风声。

家丁回过神来,举着棍棒冲过去,不由分说兜头往下打。

没有人听到,木盆中人心中最深刻的诅咒:就算永不超生,灰飞烟灭,也只愿生生死死化为厉鬼!让害她之人血债血偿!

与此同时,阳平殿内。

“皇上今日看起来真是分外精神。”蒋素素轻笑道。

新帝抬眸看向对面的女子,凤冠霞帔,精致的脸被华丽的衣饰衬得不似凡人,如同九天之上的仙女。蒋权的这个幺女,的确是清丽绝俗。

“蒋阮还没有消息吗?”冷不防,他低声问。

蒋素素脸色一黯:“没有,姐姐想必是携了沛儿一道逃离了,这些年她也辛苦了,只是无论如何不该不信任皇上…”

新帝想到蒋阮,却发现无论怎么回忆,蒋阮在他的印象里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。她名声不好,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有姿色的女人罢了,他娶的是蒋家背后的势力,蒋阮和蒋素素并没有区别。蒋阮既然已经是先皇的女人,他绝不会娶。

虽然蒋阮已经是弃子,但他还是有些迟疑,在宫中这么多年,许多时候都是靠着蒋阮度过险境,她的确帮过自己不少。可是,又为何不等到他下决定,就先一步逃离暗牢?

他不喜欢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。

冷哼一声,新帝道:“不识好歹。时辰已到,走吧。”

蒋素素福了福,将手放到男子手心。

慧德十八年,新皇登基,立蒋氏为后,亲自加冕,寓永结同心。

同类热门书
《嫡嫁千金》(影视《墨雨云间》原著)
千山茶客 · 宅斗/女强

《墨雨云间》薛芳菲姜梨萧蘅原著小说 薛家小姐,才貌双绝,嫁得如意郎,恩爱和谐,三载相伴,郎君高中状元。 夫荣妻不贵,他性贪爵禄,为做驸马,将她视作尚公主路上的绊脚石,杀妻灭嗣。 骄纵公主站在她塌前讥讽:便是你容颜绝色,才学无双,终究只是个小吏的女儿,本宫碾死你——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! 被污声名,悬梁自尽,幼弟为讨公道却被强权害死,老父得此噩耗一病不起撒手人寰。 洪孝四十二年,燕京第一美人薛芳菲香消玉殒,于落水的首辅千金姜梨身体中重焕新生! 一脚跨入高门大户,阴私腌臜层出不绝。各路魍魉魑魅,牛鬼蛇神,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。 曾经柔软心肠,如今厉如刀锋!姜梨发誓,再也不要微如尘埃任人践踏,这一世,平府上冤案,报血海深仇! 他是北燕最年轻的国公爷,桀骜美艳,喜怒无常,府中收集世间奇花。 人人都说首辅千金姜家二小姐清灵可爱,品性高洁,纯洁良善如雪白莲花。 他红衣华艳,笑盈盈反问:“白莲花?分明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食人花。” 姜梨:“国公小心折了手。” 姬蘅:“这么凶猛的食人花,当然是抢回府中镇宅了。”桀骜美人vs世家千金,男主妖艳贱货,女主白莲花精,强强联手,虐遍天下,就问你怕不怕? 请支持正版茶~~ 原书名:《嫡嫁千金》

嫡女弃后
繁华落尽 · 杀伐果断/皇后

前世的她,倾尽家族之力,助渣男争夺天下。却不料,愿倾一切救她的人,却是那个身份尊贵却被她毁了前程,自此踏上劫难的男人。老天怜悯,让她再来一世,这一次,她一定会护住家族,另选明主,将她的痛苦十倍百倍地回报给前世利用她背弃她的人。而那个被她辜负的男人,她定不负他!

重生之一品皇家媳
悠然世 · 权谋/女强

本书出版名《美人思无邪》 临终前幡然醒悟,她奋起还击,毁了娘家颜面! 今生,忍字诀丢一边!专注斗继母,压继妹,教亲弟。 喜欢被打脸?那就一个个排队来! 姻缘大事,这辈子由她自己做主! 那边那位,貌似有点面熟?看在前世他帮过自己,卖相也极好……咳咳,不如就他? 都说三皇子体弱多病,深居简出,真的是面前这个闷骚腹黑还时不时喜欢卖几斤萌的人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