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重生之将门毒后

重生之将门毒后

千山茶客 · 141万字 · 已完结 · 更新于2023-08-08

将门嫡女,贞静柔婉,痴恋定王,自奔为眷。

六年辅佐,终成母仪天下。

陪他打江山,兴国土,涉险成为他国人质,五年归来,后宫已无容身之所。

他怀中的美人笑容明艳:“姐姐,江山定了,你也该退了。”

女儿惨死,太子被废。沈家满门忠烈,无一幸免。一朝倾覆,子丧族亡!

沈妙怎么也没想到,患难夫妻,相互扶持,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的笑话!

他道:“看在你跟了朕二十年,赐你全尸,谢恩吧。”

三尺白绫下,沈妙立下毒誓:是日何时丧,予与汝皆亡!

重生回十四岁那年,悲剧未生,亲人还在,她还是那个温柔雅静的将门嫡女。

极品亲戚包藏祸心,堂姐堂妹恶毒无情,新进姨娘虎视眈眈,还有渣男意欲故技重来?

家族要护,大仇要报,江山帝位,也要分一杯羹。这辈子,且看谁斗得过谁!

但是那谢家小侯爷,提枪打马过的桀骜少年,偏立在她墙头傲然:“颠个皇权罢了,记住,天下归你,你——归我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——幽州十三京。

——归你。

——漠北定元城。

——归你。

——江南豫州,定西东海,临安青湖,洛阳古城。

——都归你。

——全都归我,谢景行你要什么?

——嗯,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初他漠然道:“沈谢两家泾渭分明,沈家丫头突然示好,不怀好意!”

后来他冷静道:“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沈妙你安分点,有本候担着,谁敢逼你嫁人?”

再后来他傲娇道:“颠个乾坤不过如此。沈娇娇,万里江山,你我二人瓜分如何?”

最后,他霸气的把手一挥:“媳妇,分来分去甚麻烦,不分了!全归你,你归我!”

沈妙:“给本宫滚出去!”霸气重生的皇后凉凉和不良少年谢小候爷,男女主身心干净,强强联手,宠文一对一。请各位小天使多多支持哦~

上架时间:2015-04-18 15:05:14

第一章 废后

初夏的天,到了傍晚,滂沱大雨总是突然而至。

天色阴沉沉的,乌云压在端庄大气的宫墙之上,原先金碧辉煌的宫殿在暗云笼罩下暗沉下来,仿佛巨大的囚笼,将里头的人困得牢牢实实。

宽大的寝殿,纱帘似乎都很陈旧了,落着厚厚的灰尘。本是炎热的天气,竟也能觉出些许冷意。地上散乱着衣裳和首饰,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浩劫。

女子半跪在地上,仰头看着面前的人。

这女子不过而立之年,面容却苍老似老妪,眉目间沉沉戾气,一双眼睛死水微澜,肖似遗落许久干枯的枯井,流不出眼泪,却又带着深不见底的恨意。

“娘娘,请吧。”身边的太监手捧着洁白绢帛,语气里是止不住的不耐:“杂家还等着向陛下复命呢。”

沈妙的目光落在太监身上,沉默半晌,才慢慢开口,声音含着混沌的嘶哑:“小李子,本宫当初提拔你的时候,你还是高公公身边的一条狗。”

太监倨傲的微微昂头:“娘娘,今时不同往日。”

“今时不同往日……”沈妙喃喃道,突然仰头大笑:“好一个今时不同往日!”

只因一句“今时不同往日”,那些从前见了她毕恭毕敬的臣子奴仆如今可以对她呼来喝去,因为“今时不同往日”,她就要落一个三尺白绫身首异处的下场。往日是个什么往日,今时又是从哪里开始的今时?是从楣夫人进宫开始,还是从太子被废开始,亦或是长公主和亲远嫁惨死途中开始?再是她从秦国人质五年再回宫开始?

“往日”到“今时”,皇后到废后,不过是因为傅修宜的一句话!这满朝文武就能变了脸色,这明齐江山就能颠倒黑白!好一个“今时不同往日!”

寝殿的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一双绣着龙纹的青靴停在沈妙面前。往上,是明黄的袍角。

“看在你跟在朕二十年的份上,朕赐你全尸,谢恩吧。”天子道。

沈妙慢慢的仰起头,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,时间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印迹,一如当初的丰神俊朗,他是天下明君,名正言顺的天子,是她痴恋了二十年的男人,相濡以沫走过来的丈夫。现在对她说:“朕赐你全尸,谢恩吧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沈妙艰难地问。

他没有回答。

“为什么,要抄了沈家满门?”她问。

定王傅修宜,先皇育九子,九子各有千秋,偏太子多病,先皇又迟迟不肯改立太子,皇子夺嫡风云际会。她爱慕定王风华绝代,不顾家里的劝阻,终于得偿所愿,却也将整个沈家和定王绑在了一块。

正因为如此,她尽心尽力的辅佐定王,从什么都不知的娇娇女儿到朝堂之事也会参与的王妃,出谋划策,也终于定下江山。傅修宜登基那一日,立她为后,母仪天下,好不风光。

她以为她是最风光的皇后了,皇子叛乱刚平定,明齐根基不稳,匈奴来犯,邻国虎视眈眈,为了借兵,沈妙自愿去了秦国做人质,走的时候,女儿儿子尚且足月,傅修宜还说:“朕会亲自将你接回来。”

五年后,她终于再回明齐,后宫中却多了一个美貌才情皆是上乘的楣夫人。

楣夫人是傅修宜东征时候遇到的臣子女儿,喜爱她解语懂事,带回宫中。楣夫人为傅修宜生了皇子傅盛,傅盛深得圣宠,倒是沈妙的儿子,太子傅明,不得圣心。

傅修宜曾经当着满朝文武说:“傅明性子太柔,还是傅盛肖似我儿。”话里明明白白的都是要改立太子的意思。

楣夫人让沈妙有了危机感,在宫中,沈妙和楣夫人斗了十年。楣夫人屡次占上风,甚至撺掇着傅修宜把亲生女儿婉瑜公主嫁给匈奴和亲,匈奴人好斗性狠,婉瑜公主在和亲途中就病逝了,当即火化,谁都知道这其中肯定有蹊跷,偏偏身为母亲的沈妙无可奈何。

到底还是走到了今日。

傅修宜一封圣旨,沈家谋反,太子被废,自刎谢罪,她这个皇后也要被废,得到了三尺白绫。

她只想问一句:“为什么?”

沈妙道:“傅修宜,你有没有良心?你我夫妻二十余载,我自问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。当初你登基,是我沈家助你,你出征,匈奴来犯,我替你写降书,你想拉拢的大臣,我跪下来求他辅佐。赴邻国做人质,其中苦楚煎熬,你回报了我什么?楣夫人让婉瑜出嫁,你便拟旨,婉瑜才十六就病逝。你宠爱傅盛冷落傅明,举朝皆知。现在你屠戮我满门,死到临头,我便问你一句,为什么?”

“沈妙,”傅修宜皱眉,他的神情没有一丝动容,仿佛冷酷的雕像一般:“父皇在世的时候便商量对付几大世家,沈家功高盖主不可久留,是朕劝着父皇,朕多留了沈家二十年,已经是对沈家天大的恩赐了!”

已经是对沈家天大的恩赐了!沈妙身子晃了一晃,这些日子她哭的太多,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,她对着傅修宜,一字一句道:“为什么留着沈家?不是你仁慈,也不是你的恩赐,你只是想利用沈家的兵权来增加夺嫡的砝码。狡兔死,走狗烹,如今江山已定,你就过河拆桥,傅修宜,你好狠的心!”

“沈妙!”傅修宜怒喝一声,似是被戳到了痛处,冷哼一声,道:“你好自为之吧。”说罢拂袖而去。

沈妙伏在地上,握紧双拳,这就是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,在宫中和楣夫人为他争宠,到最后方才发现,不是争宠,是这男人的心从来都没有在她身上过!那些情话耳语,都不过是逢场作戏的笑话!

她“噗”的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“姐姐这是怎么了?看上去好生狼狈。”婉转的声音响起。

女子一身鹅黄轻薄小衫,芙蓉面,杨柳腰,模样顶顶赛天仙,姿势也优美动人,款款而来。

这是和沈妙斗了一辈子,也胜券在握的楣夫人。

楣夫人的身后还站着两名宫装打扮的女子,沈妙一愣:“沈清,沈玥!”

这是二房和三房,二叔和三叔的女儿,她的两个堂姐,怎么会在宫中?

“陛下召我姐妹入宫了,”沈玥掩唇笑道:“五妹妹不必惊讶,原先几年五妹妹爱替我姐妹打听人家做媒,如今倒不必了,陛下待我姐妹极好。”

“你…”沈妙心中如翻江倒海,电光石火间似是明白了一些从未想清楚的事情。她的声音有些不可置信:“你、你们迟迟不嫁,就是为了今日?”

“可不是呢。”沈清上前一步:“当初陛下和我爹三叔达成盟约,只要说动你嫁给陛下,终有一日,我姐妹二人也会有同样的归宿。”

当初沈妙能嫁给傅修宜,二房和三房可不是在其中出了不少力,如今想来,当初她爱慕上傅修宜,似乎也是二婶三婶整日的提起定王青年才俊,才让她萌生出好感。原来,是一早达成的协议么?原来,二房三房一早就暗藏祸心,等着今日一切的发生么?

沈清却生怕沈妙听不明白似的,继续道:“陛下丰神俊朗,我姐妹爱慕已久,偏偏只有大伯手握重权,不得已只能让五妹捷足先登。五妹前些年享了不少福,如今也时辰该到了。”

“沈清!”沈妙突然正起正起身子,高声道:“陛下抄了沈家,却让你二人进宫,二房和三房怎么会平安无事?”

“二房和三房当然会平安无事啦,”沈玥捂着嘴笑起来:“因为我们是大功臣,大伯造反的证据,可都是咱们两房大义灭亲指出来的。五妹,陛下还要封咱们两房大官呢。”

沈妙震惊的看着自己的两位堂姐,道:“你们疯了?覆巢之下焉有完卵?沈家是一家人,傅修宜要对付沈家,你们竟然陷害自家人……”

“自家人,五妹,我们可从没承认大房是自家人。”沈清冷笑一声:“再说你享受的实在太多了。如今太子已死,公主不再,沈家已亡,你还是早些下黄泉,跟他们团聚吧。”

楣夫人款款上前,微笑着道:“姐姐,江山定了,你也该退了。”

争了十年,沈妙到底是输的一塌糊涂,输的太惨,输的子丧族亡,输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!

“陈公公,动手吧。”楣夫人冲太监使了个眼色。

身形肥硕的太监立刻上前几步,一手死死攥住沈妙的脖子,一手将盘子上的白绫套在沈妙的脖子上。用力一扯,白绫撕扯着骨肉,骨头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那地上挣扎的女子瞪大双眼,心中无声的立下毒誓。

她的儿子,她的女儿,她的父母兄弟,姐妹仆人,沈家上上下下,全都被害了。

傅修宜,楣夫人,沈清,沈玥,所有害过她的人,害过她亲人的人......

若有来世,血债血偿!

作者还写过
灯花笑
千山茶客 · 强强/复仇

陆曈上山学医七年,归乡后发现物是人非。 长姐为人所害,香消玉殒, 兄长身陷囹圄,含冤九泉; 老父上京鸣冤,路遇水祸, 母亲一夜疯癫,焚于火中。 陆曈收拾收拾医箱,杀上京洲。 欠债还钱,杀人偿命! 若无判官,我为阎罗! * 京中世宦家族接连出事, 殿前司指挥使裴云暎暗中调查此事, 仁心医馆的医女成了他的怀疑对象。 不过...... 没等他找到证据, 那姑娘先对他动手了。 * 疯批医女x心机指挥使,日更,每天早上七点更新,请支持正版茶~

重生之贵女难求
千山茶客 · 宅斗/重生

檀木桌上的青铜鹤嘴儿吐出袅袅香气,红烛摇曳的灯晕将大喜的窗幔映的绯色如雾,窗幔用最讲究的秋香锦织成,大块的金丝绣成鸳鸯戏水图,端的是富贵逼人。一边的小几上摆着花盘,莲子百合撒成富贵牡丹的模样。红烛高烧,洞房花烛。 女子垂头坐在床边,金红的盖头掩住头面,如玉的纤手紧紧握着同心结,轻轻开口:“汲蓝,现在是什么时辰了?” 身边水蓝色小衫的丫鬟笑着上前:“戌时,小姐莫急,世子该是很快便……

嫡嫁千金
千山茶客 · 宅斗/女强

《墨雨云间》薛芳菲姜梨萧蘅 原著小说 薛家小姐,才貌双绝,嫁得如意郎,恩爱和谐,三载相伴,郎君高中状元。 夫荣妻不贵,他性贪爵禄,为做驸马,将她视作尚公主路上的绊脚石,杀妻灭嗣。 骄纵公主站在她塌前讥讽:便是你容颜绝色,才学无双,终究只是个小吏的女儿,本宫碾死你——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! 被污声名,悬梁自尽,幼弟为讨公道却被强权害死,老父得此噩耗一病不起撒手人寰。 洪孝四十二年,燕京第一美人薛芳菲香消玉殒,于落水的首辅千金姜梨身体中重焕新生! 一脚跨入高门大户,阴私腌臜层出不绝。各路魍魉魑魅,牛鬼蛇神,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。 曾经柔软心肠,如今厉如刀锋!姜梨发誓,再也不要微如尘埃任人践踏,这一世,平府上冤案,报血海深仇! 他是北燕最年轻的国公爷,桀骜美艳,喜怒无常,府中收集世间奇花。 人人都说首辅千金姜家二小姐清灵可爱,品性高洁,纯洁良善如雪白莲花。 他红衣华艳,笑盈盈反问:“白莲花?分明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食人花。” 姜梨:“国公小心折了手。” 姬蘅:“这么凶猛的食人花,当然是抢回府中镇宅了。”桀骜美人vs世家千金,男主妖艳贱货,女主白莲花精,强强联手,虐遍天下,就问你怕不怕? 请支持正版茶~~

同类热门书
嫡谋
面北眉南 · 宅斗/权谋

(嫡谋实体书已经出版,有简体和繁体两个版本)  *** 前一世,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,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。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,让母亲垂泪早逝,累父亲血溅箭下…… 重生于幼学之年,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!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,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,灭之于无形! 所谓荣耀,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。 所谓荣耀,是但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

贵女重生:侯府下堂妻
夏染雪 · 宅斗/重生

那一世,父亲为她战死杀场,万箭穿死,大姐为她护清白,赔尽一世 而她为他素手调香,为他敛尽天下财富。 更为他逼死大哥,令大哥被五马分尸,死无全尸 他却砍断她的十指,断她手腕,将她乱棍打死。 娘说,娘的小阿凝,娘希望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,为你挡去所有的疼痛,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,娘更你一生都是不知道何为疼痛,可是她却全身骨头碎裂,皮肉之下,仍可见那截断碗中的森森白骨。

似锦
冬天的柳叶 · 宅斗/权谋

(已出版简体、繁体)人都说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,可惜被安国公府摘走了这朵鲜花。然而姜似出嫁前夕,未婚夫与别的女人跳湖殉情了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