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

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

荨秣泱泱 · 431万字 · 已完结 · 更新于2021-03-24

她,地球No.1,双系异能特工。穿越重生,骤然变成了三等国世袭的废材兼纨绔小爵爷。

从此废材变天才,修炼一日千里,炼丹炼器手到擒来,群兽跪拜……

可是被迫女扮男装也就罢了,明明对外公布性别为男,为毛还惹来妖孽缠身?

从此,高冷神秘的圣主大人,化身成为苦逼追妻奴!一场势均力敌的追逐游戏,在两人之间展开……

**********

泱泱2016全力打造最新玄幻,男女主双强,绝对宠文!一生一世一双人,狗粮多多!五星级坑品保证,入坑不悔!

【特别说明】泱泱只想做一个安静写书的美女子,修炼等级依然在玻璃级别,不喜请点叉,拒绝各种乱喷。

泱泱比较情绪化,看到收藏暴增,会控制不住加更。所以,你们懂的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完结旧文推荐:

《崛起商途之素手翻云》重生,女强,异能!

《独占王宠之绝代商妃》穿越,女强,宠文!

《重生都市之犀利天师》重生,女强,前缘!

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》第一卷已出版,出版名为《醉红颜傲世临川》,当当、亚马逊、京东、天猫,淘宝均有销售。

上架时间:2016-05-23 11:58:28

第一章 穿越,夺舍

显扬一卷十七页云:三千世界者:一、小千世界。二、中千世界。三、大千世界。谓一日月之所照临,名一世界。

**

宇宙中到底有多少个世界,慕歌并不知道,她只知道,自己死了,身体炸为碎片。但当她意识恢复之时,却感受到一个沉闷、黑暗,被血腥之气包裹的拥挤空间……

临川,这片大陆之名。

细沙卷过,荒原之上,刀劈斧阔而成的沟壑,被鲜红的血液汲满。

血光,侵占了灰白的苍穹,烈阳被血色包裹,挡住了它的炙热。

无数披着战甲的尸骸沉默的躺着,与大地黄沙交织为一体。或,他们在生命消失的那一刻,就已经化为这个荒原的一部分。

忽地,一处堆积如山丘的尸骸上,微微一动。

缝隙之中,一只被鲜血侵染,指甲缝里满是污垢的手,挣扎着伸了出来,诡异,而恐怖!

那只手,暴露在尸山之外,被冷冽之风刮过,忍不住轻颤了一下。

几瞬之后,被血污侵染的手,用力扒开伸手可及的尸体,渐渐的,缝隙变得越来越大。

“呼——!”

闷闷的声音,隐约从缝隙中传来。

那声音,仿佛是一种终于得到释放的感慨,又像是因刻骨的疼痛传来的隐忍。

尸山上,那被人为扩大的缝隙中,再次伸出一只同样血污的手。两只手如机械一样的不停运作,终于,终于,原本只能勉强伸出一只手的缝隙,已经扩大到可以容得下一个人身。

原本堆得高高的尸体,也因此而向四周滑落,融入尸海。

“咳咳……”贪婪的猛吸了一口外界的空气,却导致了胸腔剧烈的咳嗽。

一个清瘦而娇小的身子,卷曲着双腿,坐在被他刨出的‘洞穴’里,背靠尸骸,仰望血色苍穹上的那轮血日。

黑的,红的,血液还有污垢,挡住了她的容貌,只露出一双清冽而透澈的眼睛,仿佛洞悉了世间一切。

她沉默着,原本红色如烈焰的战袍,早已经破损不堪,不见当初光彩。

靠着尸骸,血腥和腐败之气围绕鼻尖。她却没有丝毫的不适,像早已习惯了般。她一动不动,若不是那双清澈双目透着生气,恐怕与四周尸骸无异。

‘我死了,又活了?’

“嘁~!”几不可察的不屑冷哼,从她鼻中溢出。她抬起脏得不堪入目的手,极为潇洒的轻抚了一下掉落额前被血液侵染干涸的发丝。

此情此景,如此动作,若是其他人来做,恐怕只会让人觉得恐怖、恶心、心生厌恶。可是,由她来做,却偏偏让人觉得是那么的赏心悦目,风流潇洒。

不屑声,消散在四周。

那双清冽透澈的双目中,却浮现了一层淡淡的哀伤。

只不过,一瞬后,便再也无迹可寻。

是的,她死而复生了。

死亡,不过是一个老套而又狗血的忠诚与背叛的故事。

前世,有人形容她耀眼如月,群星为伴?或许,就是这个原因,导致了她最后的结局吧。人的嫉妒心,疯狂起来能毁掉一个世界。

此时此刻,她唯一清楚知道的,就是她还活着。她还能够畅快呼吸,能够感受到血液在四肢百骸中流淌的感觉。

全身好似骨裂般的巨痛,让她清晰的知道,什么叫活着的滋味。

身上遮体的衣服,四周入目的一切,都在告诉她,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。或许,这里是地府?又或许是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?

“呵!”

肆意而带着狂妄的笑容,从她嘴角升起,咧开的唇角隐约透出里面整齐如贝的牙齿。

双手用力一推,借着这股力量,她从地面一跃而起,不顾全身骨头作响,经脉打结的痛。大步迈出。

她走出了掩盖他的尸山,可依然站在一片尸海之中。

挺拔而坚毅的背影,丝毫看不出她此刻正在承受的巨痛。仿佛,即便是天塌下来,也压不弯她的脊梁。

“管它是阴曹地府,还是神魔世界?既然我来了……若我是佛,天下无魔。若我是魔,那就……佛奈我何!

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伴随着这句豪言壮语,那颗藏在胸腔中微弱跳动的心脏,开始了剧烈的跳动,那强劲的心跳声透着一种不屈和倔犟,响彻在他耳边,宛如雷鸣。

深深吸了口气,冷冽的空气浸入肺腑,带来一种灼热刺痛的痛快。

她募然转身,清澈眼底再次倒映那将她压住的尸山。

她不是脑残,亦不无知。相反,她经验丰富,一眼,便看出了身着统一战甲的兵将死亡原因。

他们,是为了保护她而死。

为了保住她,这些战士们背后插满了锋利之箭,从他们十指紧扣,毫无例外的扑向中心的最后身姿,他看出了他们的绝望、愤怒、不甘还有那种为了使命,而甘愿付出生命的意志。

他们身上,有着与前世的她相同的东西。

只可惜,他们献出生命,用几百具尸体铸成了一个坚固而安全的堡垒,最终却未能保护想要保护之人,反而便宜了她。

从腰间皮革所制的腰带里,摸出了一枚火折子。

这玩意,是原始的打火机。虽然没有用过,却不妨碍她潇洒的拔出盖子,让空气与磷粉接触,燃起火星。

火苗升起,在火折子上兴奋的跳跃着。

她却看也不看,抬手一抛。

火折子在空中画出半圆,最终落在了那尸山之上。

蹭——!

火光冲天,橘红色的火光将他笼罩其中。

“既然夺舍了你们要护之人的身体,我便不会让你们暴尸荒野。这一把火,送你们一程,愿你们从此安息。”

口中默默,那声音却出奇的清冷,宛如蒙上一层寒霜,却又慵懒得让人不敢轻视。

大火,在荒原上蔓延。

她已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。唯一为她送行的,只有身后那熊熊火光。

死者已矣,而她,则要活下去!

踏踏——踏踏——

马蹄渐近,似,再过一瞬,便会出现在她眼前。

清澈冷眸微凝,她停下了离开的步伐。抬眸远视,在模糊之中,只见十几匹朝她而来的快马。

‘好快!’

眸子微缩,那些马匹,如同踏风而行,那种速度,超越了她的马这种生物速度的认知。

“大哥,居然有活的!”

马蹄渐近,交谈之声,也随风传入她的耳中。

“管他活的死的,老子发的是战争财,现在这落日荒原上一切都是属于我的!”桀骜嚣张的声音中,还夹杂着狂妄的笑声。

心中明了。

有这么一群人,总是喜欢打着死人的主意,占些便宜。

“大哥,那活着的那个怎么办?”手下又问。

“活的?”残酷而冷漠的声音传来:“长得不错,就带回去,找人卖了。长得丑的,就地杀了,哪那么多废话!”

卖了?杀了?

双眸微微眯了起来,冷冽锋利的眸光闪烁着。她干裂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。